《魔法阿媽》走過四分之一個世紀即將再起 顧問阿彬叔叔(莊正彬)談台灣動畫產業的過去與展望

2021/07/28


迪士尼、宮崎駿到《鬼滅之刃》,多年來美日動畫電影風靡多國,在台灣也一直深受大家喜愛。台灣電影在國際上屢有佳績,但動畫電影卻好像始終追趕不上美日的腳步,其實台灣曾經是全世界動畫產業分工中的要角,世界上曾有多達三分之一的動畫都由台灣製作。23年前,《魔法阿媽》是台灣首次使用迪士尼製作方式,以真人表演進行配音後繪製動畫畫面完成的台灣原創動畫電影,獲得台北電影節第一屆首獎,也獲邀參與多項國際影展,成為台灣原創動畫電影的一個亮點。即使台灣當時是動畫出口大國,但原創自製的動畫之路在此後依然艱辛。

擔任電影《魔法阿媽》顧問的阿彬叔叔(莊正彬),在25年前認識王小棣導演時已經是投入動畫產業多年的資深動畫前輩,他出身於當時台灣動畫產業的主力--宏廣公司,他回憶當時宏廣公司在台灣有超過一千名員工,公司在新店建立了動畫產業小聚落,有點像現在的科學園區般,擁有許多動畫產業的從業人員。工作繁忙時整間公司常常24小時燈火通明,除了美國迪士尼等工作人員常來宏廣開會,當時韓國動畫業者還要接宏廣的案子,成為台灣動畫的下游外包廠商。那時台灣培養了許多動畫人才,大家也有製作原創動畫的夢想,阿彬叔叔也曾參與金穗獎,對動畫極有熱情、動能很強,他回想在宏廣時曾經拚到三天沒回家,身體也出狀況,所以後來離開自行創業,但還是持續從事動畫工作。

《魔法阿媽》的誕生就是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之下,阿彬叔叔回憶加入《魔法阿媽》時,因為王小棣導演及編劇兼製片的黃黎明都沒有動畫製作經驗,所以希望請他當顧問。阿彬叔叔說,雖然王小棣沒有動畫經驗,但因為是導演,對於戲及影像節奏都沒問題,所以他就回覆:「我可以教你,很快你就會了,只要找到寫成控制時間的律表的轉換方式就可以。」他印象中,王小棣導演滿快就學會了寫律表的方式。但有一個趣聞是,聽說他回去請陳玉勳導演在地上一張一張畫律表,阿彬叔叔知道後笑說:你怎麼不拿去影印就好?不然我公司也很多可以給你啊。

當時《魔法阿媽》獲得一千五百萬的輔導金,阿彬叔叔有跟王小棣說動畫這樣的資金是不夠的,但他以為他們應該可以湊足,後來才知道王小棣導演為了這部片把車子賣了、房子也拿去抵押,也去找了韓國的投資,十分辛苦。

23年前《魔法阿媽》首映當晚的記憶,在阿彬叔叔腦海中至今依然鮮明。《魔法阿媽》影片完成後在中山堂首映時,他帶著自己妻子和三個孩子,加上姊姊的三個小孩,一群人浩浩蕩蕩去看電影,放映現場時,觀眾席很多笑聲,回程在車上,所有小孩吱吱喳喳不停在討論劇情,歡鬧的聲音都快把車頂掀了,雖然吵得不到了,但他內心很感動,覺得:「好棒啊!」自己以前做動畫從來沒有這種感覺,這部台灣原創動畫電影在大螢幕上放映,讓小孩們這麼喜愛。阿彬叔叔後來知道這部電影雖然叫好但不叫座,在票房收入沒有賺到錢,他首次透露內心想法:「我感到抱歉,但除了技術指導之外,不是我能力所及的地方......有種不好意思讓他賠那麼多錢的感覺。」

《魔法阿媽》在23年前雖然票房上表現不佳,但取得很好的口碑,無論是影評、或是去戲院觀看過後的觀眾心得都給出極佳的迴響,這些都種下種子,在20多年後的修復募資時得到很熱烈的支持,短短四天達標,最終也破了千萬金額,可見好作品留下的感動不會因為年歲流逝而褪色,反而能在大家心裡成為溫暖的光亮。

「動畫世界不是真實人間,它是一個無限寬廣的空間。」阿彬叔叔舉例:就像迪士尼的動畫可以是一隻老鼠當主角,這就是動畫世界可以天馬行空的迷人之處。而《魔法阿嬤》是讓人「看到鬼」,而且原來「鬼也這麼可愛」。台灣的動畫環境經過20幾年的起起伏伏,大家心中都還是懷抱著夢想,近年也有像是《幸福路上》、《廢棄之城》、《中山魂》等動畫長片推出,並有不少孵孕製作中的台灣原創動畫,《魔法阿媽2》此時也開啟籌備工作,這些動畫人才有了更多經驗與技術的打磨,加上也許有更多新血及生力軍的加入,在動畫及影視人才的努力耕耘下,台灣動畫似乎正要迎來一波破土而出、欣欣向榮的時期。